• 法律圖書館

  • 新法規速遞

  • 大學“法務會計”教育者困惑多多,啥原因? ——與“法務會計”教育者共探究

    [ 于朝 ]——(2021-8-13) / 已閱668次

    大學“法務會計”教育者困惑多多,啥原因?
    ——與“法務會計”教育者共探究
    于朝
    摘要:我國的一些大學先后設置“法務會計”本科方向,已有十五、六年了,但至今“法務會計”教育者們仍然困惑重重:這個方向的教育目標是什么?誰來把法律知識與會計知識的融合形成“法務會計”?“法務會計”教材怎么編?、“法務會計”教師哪里找?學生出路在哪?教育者的這些困惑本應在設置“法務會計”本科方向之前形成答案。沒有答案便連續招收本科生——恐怕一般的大學教育工作者、管理者以及教育需求者都會難以置信,但現實就是如此。
    如果僅是為了培養具備法學和財會學專業復合知識結構的人才,傳統的輔修專業培養模式完全可以承擔,無需整出一個“法務會計”方向。如果是為了培養forensic accounting人才,則可以開設司法會計專業方向,因為這一專業方向并不存在上述困惑。
    關鍵字:司法會計 法務會計 法務會計專業 舞弊審計 復合型人才

    引子
    2006年,在北京召開的一次理論研討會上,一位大學教授就“法務會計”侃侃而談了一個小時,期間介紹英美法系國家的Forensic Accounting的輝煌,比如“會計師是看門狗,法務會計是獵狗”。在回答與會者提問時,教授娓娓道來:“司法會計”是大陸法系用語,“法務會計”是全球通用詞語,所以,“法務會計”包含“司法會計”。有熟悉Forensic Accounting含義的與會者,請這位教授說一下Forensic Accounting的英文解釋,教授便把布萊克法學詞典中Forensic的英文解釋背了一遍,然后把英文解釋翻譯為漢語。接下來戲劇性的一幕出現了:教授雙手敲著桌子,自言自語道“可是啊,‘法務會計’這個詞從哪里來的?”
    此時,已有大學申請開設“法務會計”本科方向,也有大學把“司法會計”本科方向改稱“法務會計”方向。

    一、 “法務會計”本科教育困惑重重與教育部的拒批
    引子中的這位教授為何疑惑“法務會計”這個詞從哪里來的。原因很簡單:英文Forensic Accounting中,Accounting是指會計,但布萊克法學詞典中關于Forensic的解釋根本沒有“法務的”或“法律事務的”含義。Forensic的英文原意是指法庭的,與法庭審理(辯論)有關的(事物)。根據這一解釋,Forensic Accounting可以直譯為“法庭會計”(類似名詞的還有:Forensic Science法庭科學、Forensic Medicine法庭醫學等等),但無法翻譯為“法務會計”。
    這位教授說的有一點是對的:“司法會計”一詞確實與大陸法系有關。但是,其與英美法系國家Forensic Accounting是指同一事物。這與英美法系國家將大陸法系的“司法醫學”則稱之為“法庭醫學”異曲同工。為什么同一事物在不同法系傳統中會有不同的稱謂——即英美法系為何在專業前冠以“法庭”,而大陸法系卻在專業前冠以“司法”?熟悉訴訟法律的專家學者都很清楚:這與不同法系的訴訟理念和規則有關。英美法系國家在訴訟中采用“當事人主義”,其所有專家證言都必須由專家親自到法庭進行陳述和答辯——這至少說明專家出具證言“都是為法庭服務的”,因而用于訴訟的非法學學科都被歸于“法庭科學”Forensic Science。大陸法系國家采用“職權主義”,為訴訟提供專業證據的專家活動均由司法機關決定,因而會在專業名稱前冠以“司法”二字,諸如:司法鑒定、司法會計、司法醫學等。我國是以采用“職權主義”為主的國家,所以一直采用“司法會計”稱謂,法學界歷史上也一直將Forensic Accounting意譯為“司法會計”。
    既然直譯或意譯都沒有“法務會計”的意思,那么Forensic Accounting是怎么被翻譯為“法務會計”的呢?這個問題自前述2006年提出,至今沒有“法務會計”研究者給出科學的答案。事實上,答案早就有了,“法務會計”研究者們也知道了,可一直回避談及(正如諺語所言:“你永遠叫不醒裝睡的人”)。
    1996年臺灣有家報紙,借助于日文將Forensic Accounting翻譯為“法務會計”,但這個翻譯并不代表臺灣學界和實務界的認識。后者根據臺灣的翻譯習慣,均將Forensic Accounting意譯為“鑒識會計”。1998年,畢馬威會計師事務所在香港召開了Fraud Auditing and Forensic Accounting(舞弊審計與法庭會計)研討會。次年,來自三所大學(其中兩所為211大學)的會計學者,幾乎同時以“法務會計”為題發表了文章。隨后,在部分會計學界人士中引發了“法務會計熱”,后又影響了一些法學院。接下來就有大學籌劃“法務會計”本科方向了。
    2004年,有大學向教育部申報“法務會計”本科方向,被拒批, 隨后仍有大學先后向教育部申報這一方向,均遭拒批。于是,一些大學轉而向本地教育主管部門申報這一本科方向。據傳聞,先后已有三十多所大學通過了地方教育主管部門的批準。因為連續遭到教育部的拒批,有些人則批評教育部不懂專業教育。 更有甚者,后來有財經類大學法學院的負責人竟公然鼓動已經開設這一本科方向的大學聯合向教育部施壓,但至今沒有成功。十多年來,最初大學會計學院設置“法務會計”本科方向,后來則傳至一些法學院。再后來不斷有的學校加入這一招生行列,也有的學校很快停止了“法務會計”招生。
    教育部為何一直拒批“法務會計”本科方向,筆者不得而知。但是,如果下列與開設專業有關的前提問題都給不出科學的回答,教育部的拒批顯然也在情理之中。
    1.“法務會計”本科方向的教育目標是什么?
    2.如何融合法學與會計學這兩個不同專業的知識,形成“法務會計”的專業知識?
    3.“法務會計”教材及師資問題如何解決?
    4.“法務會計”本科方向畢業生的出路在何方?
    這些問題相關大學一直未能做出清晰的回答,可地方教育主管機關卻批準了他們“法務會計”本科方向的申請。之后,上述四方面問題在每年召開的“法務會計”學術研討會上都會被提出,可沒人回答。十多年來,學者們還發表了一百多篇有關“法務會計專業”教育或教學文章,但也一直無人能夠科學地解答上述問題。以至于到了2020年會議上,已連續招收“法務會計”本科生學校的領導,仍然將上述問題作為困惑在會議上提出。
    按照大學設置專業方向的一般要求,教育目標、知識融合、專業教材、專業教師、學生出路等問題,是開設新的專業(或方向)必須明確的前提。如果這些前提問題尚無答案便招生,估計其他大學的教育工作者、教育需求者(學生及家長)會難以置信。
    二、培養“法務會計”職業人才是這一方向本科教育的目標嗎?
    20年前,會計學教授們發表的“法務會計”文章的標題都非常誘人,比如:法務會計的國際供給、法務會計理論結構、21世紀的會計——法務會計等等。讀者如果不了解國內外實際情況,可能會形成這樣一些感覺:“法務會計”是有國際需求的專業、已經有了系統的學科理論,且將成為21世紀全球會計界的主流。隨后一些關于美國的“法務會計”專業已經非常成熟,收入頗高,中國大學應當跟上“潮流”,培養“法務會計”專門人才的說法甚囂塵上。
    這里插述一點背景資料:我國高校自上世紀末大幅度擴招。對已有專業而言,擴招人數肯定會受到一定的限制,因而很多大學都極力尋找可用于擴招的“新型專業”。在這一背景下,學界有關中國未來需要海量的“法務會計人才”的鼓動,便冠冕堂皇地成為一些大學通過設置“法務會計”專業進行擴招的理由和動力來源。
    開設“法務會計”本科方向的大學,最初說的都是培養“法務會計”職業人才。但實際呢?中外都沒有被叫做“法務會計”的職業。 沒有這個職業,卻要將培養這一職業人才列為教育目標,這一目標肯定是空洞的,如何培養人才的問題也是無解的。
    于是,有的大學在申報該方向時,改變了表述方法。比如:“培養精通法律、熟悉會計業務的復合型人才”,但給學生的“大餅”卻是:“法務會計”是國外的新興職業,也是中國未來的新興職業。
    筆者曾應邀給多所大學“法務會計”專業的學生講授過司法會計課程。一次親身的經歷是:在給某大學“法務會計”本科學生授課中,學生遞上來的條子中,有兩張寫著“法務會計”就是一個“騙子專業”。筆者不好當面回應,只能換個話題,給學生們講解一下如何同時學習好法學和財會學專業知識。為了防止給“法務會計”在校生造成困擾,筆者應邀給“法務會計”學生上課時,只教授司法會計理論與實務,而對學校方面提出的“法務會計”問題,則會建議學校另行組織學者、專家進行小范圍的研討。有的學校采納了這一建議,請教師、注冊會計師、律師、注協等相關人員,召開了小型研討會。通過研討,教育者們搞清楚了“法務會計”的由來和本質。
    當然,國內外沒有“法務會計”職業也不要緊,一些學校會把實務中各種需要同時運用法律知識和會計知識的崗位,統統描述為“法務會計”職業。這又引起一些學者、專家的質疑:“法務會計邊界”在哪里?總不能把需要運用財會知識的法律工作者都稱謂“法務會計”吧——這還有法律職業嗎?也不能把每天都在履行法律職責的會計人員都改稱為“法務會計”吧——那還有會計職業嗎?然而,這類問題仍然是:只有人提問,沒人回答。
    順便介紹一下,教育部批準的“司法會計”本科方向,其培養司法會計人才的教育目標是實際存在的。由于這個行當中外都有,所以不會產生類似“法務會計”教育目標的困惑。相比之下,培養“法務會計”人才的教育目標顯然是教育者們想象出來的。
    三、“法務會計”是法律知識與會計知識融合的結果嗎?
    對主張大學開設“法務會計”本科方向的多數教育者來說,其想象中的“法務會計”專業教育往往很簡單:給大學生分別設置法學和會計學的骨干課程,就能夠培養出既懂法學又懂會計學的“法務會計”專門人才。但在招生后才發現:法學教學與財會學教學分屬不同專業,如何將二者“融合”成“法務會計”專業知識?這種“知識融合”應該由大學生自己完成還是應由大學教師來完成?形成這類困惑的背景是:既然稱作“法務會計”專業,那么只有將法學和會計學“知識融合”后形成“法務會計”專門知識,才能實現培養具有“法務會計”特色人才的教育目標,否則,所謂“法務會計”專業豈不成了虛名!
    事實上,如果僅是為了培養既懂法律知識又懂會計知識的復合型知識人才,開設“法務會計”本科方向完全是多余的:我國上世紀就已實行大學輔修專業教育模式,這其中就包括了法學與會計學的相互輔修。
    大學涉及法學、會計學的輔修專業教育中,通常是法學院安排大學生主修法學專業,輔修財會學專業;會計學院(或經管學院、商學院)則會安排財會學專業為主修,輔修法學專業。這兩種輔修方式都是為了擴展大學生的知識和技能,為培養知識復合型人才提供基礎性教育。這類輔修專業教育模式的目標也是很明確:培養具備財會學知識的法律人才,或者培養具備法學知識的財會人才。換句話說,這類輔修專業設置并不要求培養能夠融合這兩個專業知識的特殊專業人才,因而大學設置此類輔修專業,也就不會產生將兩專業“知識融合”的需求。一些大學的法學院或會計學院,明明只是開設了輔修專業課程,卻硬要冠以“法務會計”本科方向,名不副實。
    這里可能需要介紹的是:現實中,中外確實存在融合法學和財會學這兩個專業知識的學科,比如:司法會計學、會計法學等。前者屬于法學邊緣學科,后者屬于交叉學科。司法會計學屬于法學中證據法學的一個分支,而非法學與會計學的交叉學科——是綜合運用相關法學以及財務學、會計學等學科的成果,研究訴訟中的司法會計活動規律,提出司法會計對策、方法、規程、規則等內容的法學邊緣學科。從實務角度看,司法會計活動是在訴訟法律思維指導下對財務、會計技能的運用過程,從事這類活動的人員既包括司法會計師,也包括偵查、檢察、審判、監察人員及律師、注冊會計師等。這種理論與實務需求,決定了司法會計專業需要完成對相關法學和財會學的“知識融合”,形成新的相對獨立的系統學科!叭诤稀狈▽W和財會學而形成的司法會計理論,不僅適用于培養司法會計專業人才,還適用于偵查、檢察、審判、監察人員以及律師等法律人才的培養。為此,早在四十年前,司法部就將司法會計課程列為法學專業的選修課程。大學經偵專業,則會將司法會計課程設置為專業必修課程。
    借鑒司法會計的理論研究、教學、實務的歷史經驗,將法學與會計學的“知識融合”任務,無論賦予大學生或授課教師都是難以實現的。這類“知識融合”任務當交由司法會計學者通過專門的科研工作來完成。在研究提出系統的司法會計學科理論后,再由教師通過不同途徑學習、吸收,并通過專業教學灌輸給大學生。
    總之,如果大學的教育目標不是培養“法務會計”專門人才,那“法務會計”教育者也就不需要考慮所謂“知識融合”問題了;如果是按照Forensic Accounting原義來培養司法會計人才,那么這個困惑也早已解決——這類“知識融合”早已由我國司法會計學者完成,也早已作為大學開設司法會計專業的理論支撐。
    三、“法務會計”教材與教師問題為何難以解決?
    高等教育的常識告訴人們,任何一類本科專業的課程設置,都會涉及到公共課程、專業基礎課程和專業課程,“法務會計”本科方向也理當如此。但現實中,因為英美法系國家的Forensic Accounting尚沒有提出相對獨立的學科理論,借Forensic Accounting來宣揚的“法務會計”自然也就缺乏專業理論。這一狀況使得我國大學在設置“法務會計”專業課程遇到無法解決的麻煩:專業教材如何編寫?專業教師哪里來?
    我們不妨先來看看所謂“法務會計”專業教材的實際編寫情況。
    先說國外的情況。英美法系國家在上世紀八十年代出版了《Fraud Auditing and Forensic Accounting》(《舞弊審計與法庭會計》)教科書。該教科書是以舞弊審計理論為主,少量介紹法庭會計活動內容。他們后來出版的Forensic Accounting教科書與Fraud Auditing教科書體例基本相同:(除了基本概念外)都是由舞弊原理、舞弊預防、舞弊調查、法庭會計這幾個部分組成。其中:“法庭會計”部分除了概念外,僅包括向法庭提供報告及出庭的規則。也正是因為如此,國內一些“法務會計”研究者一直將“法務會計”作為“舞弊審計”理解,大量的“法務會計”作品所討論的內容,也都是舞弊原理、舞弊預防、舞弊調查,而非是所謂“法務會計”專業問題。
    再看國內教材。我國已經出版的“法務會計”書籍約有30本。這些書籍的實際內容基本上可以概括成四類情形:
    一是,完全的會計學教材,僅是在書名和序言中提到“法務會計”一詞;
    二是,完全的司法會計學,僅是將關鍵詞“司法會計”變成“法務會計”;
    三是,完全的舞弊審計教材,僅是將舞弊審計稱之為“法務會計”;
    四是,按照國外“舞弊審計+法庭會計”的教材體例編寫,但將國外教材的“法庭會計”部分換成國內的“司法會計鑒定”理論(只是把關鍵詞“司法會計鑒定”變為“法務會計司法鑒定”等)。
    上述四種情形中,除了承襲英美法系國家“舞弊審計與法庭會計”教材模式外,其他三類情形其實都有各自的明確的學科理論屬性——會計學、司法會計學、審計學,而非所謂“法務會計”教材。即使采用“舞弊審計與法庭會計”教材模式,其“法庭會計”部分也會用國產的“司法會計鑒定”所替代,整個一個雜燴。
    無論采用哪種“法務會計”書籍,都會導致“法務會計”本科方向在設置專業課程時的捉襟見肘。為此,大學在本科方向開設的“法務會計”專業課程時,有的采用司法會計學課程取代,有的采取開設以舞弊審計理論為主的“法務會計”課程,也有的干脆直接以舞弊審計課程代替——而將“法務會計”列為“實踐課”。換句話說,大學“法務會計”本科方向均不開設所謂的“法務會計”專業課程。

    總共2頁  1 [2]

      下一頁

    ==========================================

    免責聲明:
    聲明:本論文由《法律圖書館》網站收藏,
    僅供學術研究參考使用,
    版權為原作者所有,未經作者同意,不得轉載。

    ==========================================

    論文分類

    A 法學理論

    C 國家法、憲法

    E 行政法

    F 刑法

    H 民法

    I 商法

    J 經濟法

    N 訴訟法

    S 司法制度

    T 國際法


    Copyright © 1999-2021 法律圖書館

    .

    .